離婚,離婚證人

HOMESITE MAPCONTACT US

家暴統計

線上客服

法律常識

服務專線

我們24H提供離婚專業協助離婚證人、離婚協調、離婚登記
財產爭取、協調談判、法律諮詢

現在位置:首頁>離婚實錄

難敵他的情婦苦苦逼婚

 

 

文章來源:荊楚網-楚天都市報

 

平靜的水面下有暗湧。愚人節那天,她突然從丈夫那裡得知,他在外面有個女人,而且受到那個女人的逼婚威脅。她原本打算與丈夫同舟共濟,共渡此難關,可是,一再容忍之後,最終她仍選擇了離婚。現在,他的私生子突然要橫空出世,他惶恐,她也為他心痛。

 

曉鳥(化名)是浙江人,她那帶吳儂軟語腔的普通話,聽起來很有女人味,加上她聲線很好,講起話來真的像小鳥在叫。她的長相頗像吳越,那是我喜歡看的一個女演員。對面坐著一位元從聽覺到視覺都很舒服的聊天物件,中間是一壺視覺效果很好的菊花茶,這應該是一個很愜意的下午了。

 

但聽了曉鳥的故事,我感覺很沉重,感受到生活除了愜意還有很多無奈。

愚人節的真相

 

我和麓罡(化名)自從2001年結婚之後,夫妻感情一直很平靜,沒有什麼大的波瀾,雖然婆媳關係緊張,偶爾有些摩擦,但這並沒從根本上影響到我們的夫妻感情。

 

他是一家知名電器公司的區域經理,收入可觀;我開著一家服裝店,收入也不低。我們有房有車,平時夫妻倆各忙各的,閒暇時一家人開車外出旅遊,張弛有度,生活過得很愜意。兒子4歲了,活潑可愛。這樣的生活看似再正常不過了,沒想到,風平浪靜的只是表面,我的婚姻不知不覺間已暗流洶湧。

 

今年4月1日那天晚上,我回到家,發現家裡氣氛有些異常,婆婆有些不敢正眼看我,麓罡(化名)顯得煩躁不安,總在屋子裡走來走去。家裡電話不停地響,電話一響,麓罡就拿起母子機的子機往衛生間跑。我想,一定發生了什麼事,而且是害怕我知道的事。是什麼事呢?我想,麓罡遲早會告訴我的。

 

夜裡,關了臥室門,麓罡果然開口向我解釋了。他囁囁嚅嚅地說:“我在外面……有個女人,她一直要求我離婚,再跟她結婚,我不願意離婚,她就威脅我,說要向你攤牌。今天的電話都是她打來的。”我頓時目瞪口呆,半天沒回過神來:“今天是愚人節呢,你不會是跟我開玩笑吧?這個玩笑開得也太大了吧?”他神情嚴肅地說:“我沒開玩笑,是真的。”

 

我問麓罡是否想離婚,如果要離婚,我絕不會為難他,但他表示堅決不離婚,他說他愛我,離不開我和孩子,他希望我跟他一起共同面對這件棘手的事情。

 

我雖然很傷心,但還是原諒了麓罡。

可是,煙夢不肯善罷甘休。那些天,她不停地打電話來騷擾,有時麓罡跟我在一起,一看來電顯示是她的電話就拒接。4月中旬,麓罡過生日,煙夢發短信問麓罡:“你穿多大的褲子?我想買條褲子送給你。”麓罡當時在打牌,手機放在我手上,我便用我自己的手機給煙夢發了條短信,告知麓罡褲子的尺碼,也許惹惱了她,她立即回復:“你不要得意,他給你的是名分,給我的是愛情。”

 

煙夢得知我的手機號之後,還經常騷擾我。

 

我無法忍受這種不知何時是盡頭的騷擾,對麓罡說:“我們還是離婚吧,我認輸。”可是他堅決不同意離婚,求我跟他共渡難關。

 

5月4日,麓罡要去十堰出差,我擔心他和煙夢的關係又會死灰復燃,他信誓旦旦地對我說:“那是絕對不可能的。你晚上等我的電話。”可是,我等了一夜,也沒等到他的電話。第二天淩晨,家裡電話就不停地響,一接就斷,來電顯示是麓罡的手機,我打過去,又不接。我想,麓罡那邊一定又出了什麼事,難道他跟煙夢在一起?兩人爭執起來了,在搶手機?

 

白天,麓罡終於打電話來說,晚上煙夢帶了一幫人去賓館找他談判,爭執中煙夢將他的手機搶過去了,電話都是她打的。煙夢還割腕鬧自殺……

 

幾天後,麓罡從十堰回來了。看他身心俱疲,我建議全家出去旅遊散散心。

 

可是,煙夢的電話和短信總是如影隨形。她發短信對麓罡說:“限你三天之內回來,否則,就到我墳頭來燒炷香吧。”發完短信她便關機,再也聯繫不上她。麓罡說這是她一貫的行事風格。她不會真的又鬧自殺吧?看到麓罡六神無主的樣子,我也不能坐視不管,馬上幫他想辦法出主意。

 

5月下旬,麓罡對我說要出差三天,我沒在意。可是,那三天,他反常地一個電話也沒往家打,手機也關機。第三天的晚上,他終於回來了,但垂頭喪氣的,奇怪的是,他全身濕漉漉的,一進門就趕緊找乾淨衣服換。收拾停當後,他向我講了實情。

 

這三天,他根本就沒出差,而是跟煙夢在一起。煙夢來武漢找他,要求他在賓館開房陪她最後三天,說從此以後,她徹底放手,再不糾纏他。第一天晚上,他要回家,煙夢脫光了衣服就要往外跑,以此相挾;第二天晚上,他又堅持要回家,煙夢搶過他的車,開著就往馬路上跑,差點撞倒一個行人,而她根本沒有駕照,不太會開車;第三天晚上,煙夢說要去東湖邊散散心,然後就放他走,可是,到了東湖邊,她“撲通”一下就往湖裡跳……

 

了猶未了的結局

 

割腕、跳湖,這些極端行為都用上了,下一步不知道還有什麼,我決定認輸。第二天,我約麓罡去外面茶館好好談談離婚的事,正談著,麓罡突然接到賓館打來的電話,讓他去領煙夢留下的行李。煙夢那天一連給麓罡發了無數條短信之後,就關機了,從此失去了蹤跡。

 

他大感意外,堅決不肯離婚。我說:“既然你心裡還是放不下那個人,我還是退出吧。”麓罡拗不過我,只得起床,跟我去辦了離婚手續。

 

我問:“當天上午就辦了手續?”曉鳥苦笑一下,說:“是的。我就是這麼果斷的一個人。”

 

麓罡覺得愧對我,辦離婚手續時,堅持要將所有的財產都給我,但我還是將車分給了他,房子和存款歸我。

 

離婚後,我打算賣掉房子,帶著孩子去廣州。麓罡懇求我,暫時不要將離婚之事告訴他母親,一家人先團團圓圓地過個年。我答應了他。

 

沒想到這幾天突然又冒出來一件事,讓麓罡心亂如麻,我也替他著急。

 

麓罡和煙夢共同的一個朋友突然告訴麓罡一件石破天驚的事,煙夢年底就要生產了,孩子是麓罡的。這件事以前從來沒聽說過,煙夢也沒提過,但麓罡不逃避責任,他認為孩子一定是他的。這幾天,他成天心神不寧,惶惶不可終日,向我討主意。看他難受的樣子,我也心疼。可是,到了這一步,我再也拿不出什麼主意來了。以煙夢的性格,一定會抱著孩子來鬧的,她以前就多次威脅到麓罡的家裡和公司來。

 

現在,麓罡面臨著身敗名裂,而且還有對一個無辜小生命的牽掛。他的心痛,我的心也痛。


Copyright © 2010 離婚觀測站|離婚|離婚證人 版權所有 24小時諮詢專線:0800-852-852 徵信社推薦 免費法律諮詢 徵信社費用 感情挽回